中文/English
红楼梦世界
点击注册 忘记密码
红楼梦世界
已有帐号?点击登录
学林文海佳语存珍视影画说红楼
情在《红楼》

  曹雪芹自己“交代”作书的纲要是“大旨谈情”四个大字。他在开卷的“神话性”序幕中说,书中的这群人物乃是一批“情鬼”下凡历劫,并且他的原著的卷尾本来是列有一张《情榜》的——“榜”就是依品分位按次而排的“总名单”,他的书是以“情”为核心的一部巨著。


 “情”实际上本有本义与支义(引申义)、广义与狭义之分。雪芹的《红楼梦》,正是以狭义之情的外貌而写广义之情的内涵。狭义的,即男女之间的情——今之所谓“爱情”者是也。广义的,则是人与人之间的相待相处的关系——即今之所谓“人际关系”。但还不止此,从哲学的高层次来阐释,雪芹所谓的“情”几乎就是对待宇宙万物的一种感情与态度——即今之所谓“世界观”与“人生观”范畴之内的事情。

 鲁迅先生在本世纪初,标题《红楼梦》时,不采“爱情小说”一词,而另标“人情小说”一目。先生的眼光思力极为高远深厚,所以他的标目是意味深长之至。要讲《红楼梦》,必应首先记清认明此一要义。但本篇短文,暂时抛开高层次的情,而专来谈一谈“男女之情”。


 雪芹是清代乾隆初期的人,即今所谓十八世纪前半时期乃是他的主要生活年代,那时候我们中国人对“爱情”问题还远远不像现时人的通行看法,也没有受过西方的影响。在他的心目中,男女爱情实是人类之情的一小部分,史湘云的一大特点就是“从未将儿女私情略萦心上”。与“私情”相为对待的,还应有一个“公情”吧?“公情”即广义的崇高博大的爱人重人为人的“人际关系”之情。但他又在写秦可卿时说“情天情海幻情身”,意思是说:在这有情的宇宙中所生的人,天然就是深于感情的——这儿至少有一种人是“情的化身”。

 但雪芹实际上很难空泛地写那崇高博大的情,他仍然需要假借男女之情的真相与实质来抒写他自己的见解、感受、悲慨、怜惜、同情、喜慰……百种千般的精神世界中之光暗与潮汐、脉搏与节拍。他并不“为故事而故事”,为“情节动人”而编造什么俗套模式。


 如拿小红(本名红玉)与贾芸的“情事”作例,就能说明很多的问题。贾芸与小红,在雪芹笔下都是出色的人材,也是书中大关目上的一对极为重要的人物。贾芸在他本族中是个可爱可敬的最有出息的子弟,家境不好,早年丧父无力结婚,单身侍奉母亲,能够体贴母亲,是个孝子。办事精明能干,心性聪慧,外貌也生得俊秀。小红呢?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也是一个在不得意中,无从展才的出色人物,生得细巧俏丽,口齿明快爽利,当差做事精能过人,凤姐临时抓派了一点儿家常琐事,立刻大加赏识,就要向宝玉讨来,收归手下。

 贾芸要来看望宝玉,无意中与小红有了一面之缘。(小红)方知是本家的爷们,便不似先前那等回避,下死眼把贾芸盯了两眼。雪芹的笔,遣词用字,已是入木三分,一句话中蕴涵着无限的心态之奥秘。但到此为止,仍然不能说小红就己然是“一见钟情”,只不过是初次有所留心罢了。以后的事情,也不是“直线发展”、“一望到底”的。小红在怡红院难获一个如意的机遇,反遭场恶气,这才曲曲折折地忽然转念到那日书房中偶遇之人。然后经历了遗帕传帕、入园种树、守护宝玉层层递进,他二人的“情”这才真正暗暗地建立起来。


 这种情况,你说它就是“一见钟情”,就显得太简单化太肤浅了。而如若说它绝对不是,也似乎过于粗陋,这正就是雪芹在距今二百数十年前竟然能够把男女之间的情写到如彼其高超精采的一个佳例。须知,雪芹在写书的一开头,就把那种“套头”、“模式”的“一见钟情”明言反对了。


0

电 话:025-86303036关注官方微博:

邮 箱:hongloumengshijie@163.com关注官方微信:

地 址:南京市建邺区奥体大街130号奥体名座F座12层

2011 - 2013 江苏红楼梦世界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苏ICP备11053020号